• 南方论刊
当前位置: 首页> 期刊动态
相关论文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面临的主要挑战与应对措施

2018/1/30 15:08:43      点击:

【摘要】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是“一带一路”战略的先行和重点项目,既对我国推动“一带一路”具有示范性作用,也对我国改善周边安全环境具有重大意义。目前,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取得了实质性进展,资金、人员、项目规模逐步扩大,双边及多边往来日益频繁。但在取得一系列建设成果的同时,也要清晰地认识到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并非一帆风顺,其面临着多重导致我国项目停滞、利益受损的风险和挑战。如何有效地规避风险,化解挑战,保障战略的顺利实施,成为理论和实践都急需解决的现实课题。

【关键词】孟中印缅;挑战;措施

[Abstract] the BCIM economic corridor is the first and key projects The Belt and Road "strategy, which has a demonstration effect to promote the" The Belt and Road "of China, but also on China's peripheral security environment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improve. At present, substantial progress has been made in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Mencius, India and Burmese economic corridors, and the scale of funds, personnel and projects has gradually expanded, and bilateral and multilateral exchanges have become increasingly frequent. But at the same time of building a series of achievements, we must also clearly recognize that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economic corridor of Bangladesh, China and India is not smooth sailing, and it is faced with multiple risks and challenges that cause China's project stagnation and interest loss. How to effectively avoid risks, resolve challenges and ensure the smooth implementation of the strategy has become a realistic problem that needs to be solved in both theory and practice.

[Key words] Mencius, India and Myanmar; challenges; measures

本文摘自《南方论刊》2017

一、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情况

孟中印缅四国山水相连,历史源远流长,经济互补性强,人口数量巨大。建设好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促进四国共同发展,有利于改善四国政治关系,提高整体经济水平,营造良好的地区安全环境,这符合四国政府和人民的共同愿望,也是当前国际形势的发展方向。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概念起源于上世纪 90 年代末期,由中国云南学术界首先提出了中印孟缅地区经济合作构想,得到印度、孟加拉国、缅甸三国的积极响应,并于1999年在昆明召开了第一次经济合作大会。但启动之后,该地区经济合作发展较为缓慢。一个转折点是,2013 5 月李克强总理访问印度期间,中印共同发起建设“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倡议,为该次区域合作机制增添了动力。2013 12 月,孟中印缅四国在昆明召开了“工作组第一次会议”,会议“签署了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概念文件和会议纪要,正式建立了四国政府机构推进合作、共促经济走廊建设的工作机制” [1] ,标志着孟中印缅次区域合作从民间“二轨”层面上升到了国家参与推动的“一轨”层面。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13 9 月和 10 月,习近平主席分别提出了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构想,使得各国有效推进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的共识更加清晰,目标更加明确。建设“一带一路”,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主动应对全球形势深刻变化、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2015 3 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 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标志着“一带一路”战略正式进入全面实施阶段,文章阐述了“一带一路”战略的框架思路,其中指出“中巴、孟中印缅两个经济走廊与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关联密切,要进一步推动合作,取得更大进展” [2] 。目前,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双边或多边在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互通五大方面合作层次更加深入,以经济为抓手的孟中印缅区域合作不断营造出向好的外部环境,走廊建设产生的效益已扩展至政治、文化、安全等多个领域。

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面临的主要挑战

尽管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大力推进经济走廊建设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一)域外大国战略干扰的挑战

作为当前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唯一超级大国,中美关系对全球的影响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然而美国仍未摆脱冷战思维,依然停留在“零和”博弈的传统观念,处处围堵和阻扰中国的和平崛起。2012 年,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正式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美国政府军事、政治和外交资源进一步向亚太地区倾斜,频繁插手地区热点问题,强化其在亚太地区的“领导”地位。

近年来,俄罗斯经济不景气,结构单一的能源出口型经济易受到国际环境的影响。但俄罗斯依然是全球政治大国,极力保持其国际影响力。尽管中俄在 2015 年共同签署了《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与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但俄罗斯仍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心存疑虑,其极力拉拢印度,加大军售力度。俄罗斯与印度关系的进一步发展,也势必让印度对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和“一带一路”战略的态度更加冷淡,俄印关系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将成为印度加入“一带一路”与我国谈条件的砝码。

日本企图在中国周边进行战略布局,从而拉拢我国周边国家以达到遏华的目的。缅甸方面,日本加大了对缅甸的介入力度,在经济、军事等方面对缅援助,通过扩大投资而增强两国间合作往来,排挤中国在缅利益。印度方面,日印两国均视中国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两国尤其在外交、军事方面加大了合作力度。2014 年,安倍作为主嘉宾参加印度国庆阅兵式,印度媒体对此评论,“现在是印日关系‘樱花盛开的时刻’,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大国的领导人像安倍那样重视与印度的关系。” [3]另外,日本大量援助印度基础设施建设,与印度海军举行联合军演,力图在各方面拉拢印度,对抗中国。

(二)地区局势不稳定的挑战

在缅北地区,政府军与民地武的矛盾未得到有效解决,经常发生武装交火,多次造成我云南边民的伤亡事件,并导致大量难民涌入我境内,我边境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目前计划修建的中缅铁路以及建成的中缅油气管道穿过形势复杂的缅北地区,严峻的安全形势给我经济走廊建设带来了负面影响。同时,在印度东北部地区,存在上百个武装组织,时常发生针对异教徒和政府部门的暴力恐怖事件。印缅两国加大了打击分离主义势力的合作力度,加强边境巡逻,在内外夹击下,残余分离主义势力主要分布在印缅边境的崇山峻岭中。 [4] 虽然分离主义实力被大幅削弱,但其活动范围集中在印缅边境地区,成为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交通通联的可能性威胁。

(三)恐怖主义的挑战

近年来东南亚地区恐怖主义发展迅速,在本土极端恐怖活动不断滋生的同时,东南亚地区成为“伊斯兰国”、“基地”组织国际恐怖势力渗透的重点方向之一,也是恐怖分子潜入潜出的主要中转站。2014 3 月,我云南省昆明市就发生了性质极其恶劣的暴力恐怖事件,造成31 人死亡、141 人受伤;在 2014 9 月,印尼警方发现9 名涉嫌与中国昆明暴恐案有关的嫌犯,据印尼国家反恐局局长萨乌称,“这些疑犯是从陆路经缅甸、泰国和马来西亚逃到印尼”。2016 7 月,孟加拉国首都达卡外交区的一家西班牙餐厅发生劫持人质事件。武装分子当晚杀害了 20 名人质,其中有 9 名意大利人、7 名日本人、1 名印度人和 1 名孟加拉裔美国人。事件发生后,“伊斯兰国”宣布制造了此次袭击事件。从此次事件来看,袭击地点和目标都是针对在孟外国人,势必影响外国商人在孟的投资信心。

(四)宗教矛盾的挑战

孟、印、缅三国的宗教氛围浓厚,几乎全民信教,主要包含伊斯兰教、印度教、佛教。在孟加拉国,90%人口信仰伊斯兰教;在印度,印度教人数占印度人口数的 80.5%,而缅甸则是一个佛教国家。虽然三国都有信仰人数占绝大多数的主流宗教,但国内各宗教派别间存在由来已久的矛盾积怨,宗教问题成为影响三国安全稳定的重要因素。2012 年以来,缅甸先后发生了伊斯兰教徒和佛教徒的暴力冲突,并由西部地区逐渐扩大到中部城镇。 [5] 印度自莫迪政府上台以来,莫迪的宗教观点一直倍受诟病,在其政治生涯初期,多次在公开场合煽动印度教徒反对穆斯林,2002 年的印度教徒与穆斯林的大规模冲突事件也被看作是莫迪政治生涯的“污点”,宗教问题成为反对派批评莫迪政府的有力工具。

三、中国的对策与建议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面临的地区形势复杂,风险因素多元,安全环境不容乐观。虽然只涉及孟加拉国、中国、印度、缅甸四个国家,但在实践过程中,影响战略实施的因素却是多样的,几乎涵盖了传统和非传统安全领域的所有问题,亟需采取更加有效和前沿的应对防范措施,保障整体战略顺利推进。

(一)加强国家间沟通,增进政治互信

大国关系是地区乃至全球安全稳定的基石,它决定着国际安全的基本走势。 [6] 大国间的通力合作,不仅能维持良好的地区安全环境,还能为沿线国家创造更多的发展机遇。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倡议提出以来,西方国家更多地把目光放在了政治、军事、安全领域,误解了本来应有的建设宗旨,认为是中国争夺地区领导权,挤压他国利益的举措。沟通交流是消除分歧误解的有效方式,中国应就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规划、目的、措施等内容更好地发声,消除大国的战略疑虑,建立对话和沟通机制,搭建解决问题的对话平台,在处理具体地区事务时,主动作为,加强对话协商,强调摒弃冷战思维,理性处理利益纷争,与其战略和国家规划对接,形成良性互动;加强各国高层战略对话,做好顶层设计,建立自上而下的各层级对话平台,让双方或多方达成的合作协议能顺畅传达至各部门;尊重各国核心利益,根据各国实际情况和需求,制定相应合作战略,真正达到“合作共赢”目的;有效管控和处理历史遗留矛盾问题,加强政治互信,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领海、领土等主权问题。

(二)加强安全合作,应对共同威胁

从孟中印缅地区延伸到“一带一路”沿线,大规模战争爆发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武装冲突、恐怖主义、极端势力、海盗问题等非传统安全威胁呈现多样化和复杂化,且此类安全威胁不是在特定的某个国家和地区发生,而是具有全局性、传播性、联动性。目前,全球各国在加强安全合作领域的意愿十分强烈,尤其是在非传统安全领域,建立了多种双边和多边合作机制。在加快我境外军事力量建设,提升安全维护能力的同时,更应注重和沿线国家的安全合作。一是建立健全安全合作机制,加强官方安全磋商,建立如上海合作组织、中阿巴三方对话、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等多层次、全方位的合作机制;二是加强情报共享,特别是在应对恐怖主义、跨国犯罪等领域,应加强和对象国的情报交流,做好未雨绸缪,提前布局,共同打击。三是加强联演联训,提高各国强力部门联合行动协作能力,提高我军境外行动能力,提升演习规模和力度。

(三)加强公共外交,落实倡议精神

从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的相关实践看,虽然得到政府层面的大力推进,但各国普通民众还不能真正意识到带来的好处,特别是一些基础设施项目,因触及自身现有利益,且短期内难见效益,遭到了当地民众的质疑和抵制。因此,加强公共外交,实现民心互通,对推进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且孟中印缅沿线民情社情更为复杂,赢得民心是战略实施的重要基础,不可忽视。首先,应充分了解当地民情社情、风俗习惯、文化传统等,在我国相关机构和人员走出国门前,应加强对象国基础知识、外交礼仪等知识的学习,防止因为文化差异引起当地民众的反感和排斥;其次,举办多边和双边活动,促进文化交流,让当地民众了解中华文化,在思想上引起更大的共鸣;再者,充分发挥当地民间组织和媒体的影响力,做好当地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民间团体和媒体的公关工作,借助其成为我宣传国家战略的媒介;最后,督促建设项目的落地和完善,特别是一些基础建设项目,比如援建的医院,除修建好硬件设施外,还应该适时增派中国医生为当地民众进行医疗服务,援助医疗技术,此举能更快收获当地民心,受到当地人欢迎,短期内能见效益,为其他项目建设打下基础。

参考文献:

[1] 黄德凯 :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的非传统安全合作研究——基于中国新安全观视角的分析 [D]. 云南大学 ,2015.

[2] 国家发改委 , 外交部 , 商务部 . 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 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 [R]. 2015-03-28.

[3] 安倍访印受特殊优待 , 印媒称其访问“极不日本”[N]. 环球时报 ,2014-01-27.

[4] 黄德凯 , 瞿可 :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非传统安全合作现状、困难及对策 [J]. 印度洋经济体研究 ,2016(02).

[5] 邹磊 : 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政治经济学 [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5.

[6] 卢国学 : 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风险与控制——从综合安全视角审视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 [J]. 东南亚研究 ,2015(6).

本刊更多内容:论新常态形势下高校财务管理存在的问题与对策

Copyright 2015

中国学术期刊杂志社官方网站——南方论刊投稿网站